首页> 新能源> 正文

家庭光伏电站为何难以站上屋顶?

来源:倩文资讯网
  

  去年5月21日,日报刊发了市区首个家庭电站在洛龙区安乐镇西岗村居民杨新营家投用的消息。近日,杨新营领到了首笔卖电收入和相关补贴,共计1388.55元。这笔收入是否让杨新营满意?作为环保新能源项目,家庭光伏电站在我市落地情况咋样?前景如何

  发电量和收入与预想有距离

  近日,杨新营收到了电站投用后的第一笔卖电收入和相关国家补贴,共计1388.55元。“这笔收入,是去年5月16日至12月10日的,虽然来得慢了些,但总算有了回报。”他高兴地说。

  杨新营投资2.6万元建设的,由12块板组成、总功率3千瓦的家庭光伏电站,从2014年5月16日并网到今年5月20日,已累计发电3222千瓦时。但这与他预计的3655千瓦时还有一定差距。

  虽未达到预期,但总算有了收益,那么这1388.55元是怎么来的

  这笔收入由国家补贴和卖电收入组成。电站发出的每千瓦时电国家补贴0.359元,余电由国家电网洛阳供电公司以每千瓦时0.4191元进行收购。

  2014年5月16日至12月10日,电站共发电2400千瓦时,每千瓦时国家补贴0.359元,共补贴861.6元;

  余电为1257.34千瓦时,供电公司以每千瓦时0.4191元进行收购,共收入526.95元。

  此外,杨新营家自用1142.66千瓦时,电费以每千瓦时0.56元计算,一共省下了639.8896元。

  这样算来,实际总收益为2028.4396元。

  从2014年12月11日到今年5月20日,受季节和天气影响,冬春季节发电量少,电站仅发电822千瓦时,可领国家补贴295.098元,按全部上网计算,可收入344.5002元,考虑到实际不可能完全上网,从2014年12月11日到今年5月20日的实际总收益应不低于639.5982元。

  因此,一年的实际总收益不低于2668.0378元,按照投用一年来的天气状况推算,9年多后可以回本,与原定的8年回本周期相比延长了一年多。

  “电站很稳定,冰雹对没影响,只是上面的光伏板有灰尘附着,差不多每半个月要冲洗一次,以保证发电效率。”杨新营说。

  电站用着咋样?听听用户咋说

  相比杨新营,家住洛龙区龙门镇花园村的翟振功可没有那么幸运。

  前期投入有点大

  翟振功投入4万元,安装了4千瓦功率的家庭光伏电站,采用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模式。从2014年8月2日并网到今年5月21日,已发电3515.62千瓦时。日前,他收到了截至今年3月的卖电收入和补贴近1300元,这样的收入让老翟很不满意。

  业内人士介绍,因为房屋面积大,电器多,老翟家每个月的电费超过400元,加之夏季开空调,一个月电费近千元,光伏电站一天发电约15千瓦时,所发的电尚不及家庭一天用电量。

  老翟的光伏电站刚投用时,来参观的乡邻络绎不绝,但当听到安装费用,不少居民摇着头离开了。

  城市里,安装光伏电站的位置难协调

  洛阳供电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家庭光伏电站必须安装在自己拥有房屋产权或屋顶产权的区域。农村居民无问题,城市多为居民小区,电站建设需占用公共屋顶,须征得其他居民乃至业主委员会或居民委员会的同意,协调难度大。这成为限制城市居民建设家庭光伏电站的重要因素。

  此外,如不是抄表到户的直供用户,工作人员无法单独核算电站发电量和家庭用电量,便无法为其发放补贴和卖电收入,也就不能建电站。对物业公司来说,居民小区的建设风格整齐划一,家庭光伏电站还需要额外增加、输电线路,申请者还必须要考虑电站对小区整体景观效果的影响,这也要与物业公司协调。

  家住王城大道某小区的刘永智,因为自己住顶楼,加之之前在买房时曾与开发商约定,在房顶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十几平方米的区域。去年7月底,他的5千瓦家庭光伏电站成功建设并网。刘永智说:“其间没少给负责小区管理的物业公司、居委会写申请、作保证。”

  对一些问题仍心存疑虑

  部分家庭光伏电站已并网的居民表示,市区和郊区建设并网的家庭光伏电站,仍然集中在城中村、城乡接合部的农村平房上。伴随着城镇化推进,电站势必要搬迁,相关安置小区是否有位置重新安装光伏电站,并不好说。即便能拆除、搬迁、重建、再次并网,这个过程中耗费的资金,无疑拉长了回本周期。

  对已经安装5千瓦家庭光伏电站的刘永智来说,自家电站并网后,逆变器上显示的总发电量与计算上网电量的电表显示的总上网电量长时间存在一定的误差,一个月损耗8~9千瓦时,多方维修后,损耗仍然存在,这也影响到他的卖电收益。由于对家庭光伏电站的相关技术并不十分了解,每次刘永智都必须请安装人士维修。

  虽然在安装过程中,类似的损耗问题并不常见,但对之前对不太了解的普通居民来说,如何选择光伏组件和安装人员也要费一番思量。

  回本周期长,居民实际安装较少

  虽然国家出台了鼓励政策、供电部门服务流程清楚,但据供电部门统计,截至4月底,我市各县(市)区仅有34户居民的家庭光伏电站并网。今年以来,每月并网户数均不足3户,与去年相比,热度大减。除了上述种种限制条件,回本周期长让许多有意安装的居民打了退堂鼓。

  不少已安装家庭光伏电站的居民反映,之前对补贴政策和标杆电价的了解不够,对回本周期的计算过于乐观。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用户告诉记者,之前听光伏组件销售人员说,只要家庭光伏电站发出1千瓦时电,国家就补贴0.42元,然而,当他仔细查阅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发挥价格杠杆作用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才发现0.42元里包含了17%的增值税,实际补贴标准仅为每千瓦时0.359元。何况,光伏组件寿命25年,国家只补贴20年,最后5年并无补贴,收入也将减少。

  家庭光伏电站一般采用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模式,卖给电网企业的电,价格比照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确定。近年煤炭价格持续走低,也拉低了标杆电价,电网企业的收购价格并不高。实际赢利能力有限,让多数已经并网的家庭光伏电站的实际回本周期比之前计算的6~8年又延长了约3年。

  此外,不少申请者之前并没有考虑到伴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家庭用电量也将持续攀升的现实,已建成的光伏电站赢利能力并不会有显著的增强。有用户预计,家庭用电量的持续增加,将进一步蚕食卖电收入所得。

  产业链条和普及程度深层次制约发展

  洛阳爱普特光能科技有限公司是我市生产太阳能光伏组件的重要公司之一,该公司技术顾问郭强表示,我市属于太阳能辐射3类地区,目前分布式太阳能光伏电站主要为企业客户。家庭光伏电站规模小、受制因素多、投用后获利少。虽然咨询居民较多,但实际安装并网成功者少。

  目前,洛阳本地光伏产业尚未形成类似江苏、浙江等省的完整的产业链,本地市场未真正形成,光伏组件的价格难以显著下降。国家和我市对项目支持力度相对较大,而对家庭光伏电站的支持力度有限。

  与家庭光伏电站不同,企业建设的大规模光伏电站,不但能够发电自用,得到国家和我市关于光伏发电项目的双重补贴资金支持,而且规模效应明显,夏季能在厂房房顶形成隔热层,减少制冷用电。多种因素导致家庭光伏电站出现了和单位(或企业)光伏发电项目截然不同的遭遇。

  洛阳供电公司工作人员提醒,根据目前的测算和居民实际使用情况,家庭光伏电站不能算是赢利速度快、赢利能力强的投资项目。2013年,国家发改委在发挥价格杠杆作用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中就已经提到,国家根据光伏发电发展规模、发电成本变化等情况,会逐步调减分布式光伏发电电价补贴标准,以促进科技进步、成本降低。普通居民对家庭光伏电站了解较少,投资渠道相对单一,最好仔细计算相关成本,结合自家用电情况认真考虑,再决定是否投资。

倩文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