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业信息> 正文

广州:满城荔枝红

来源:倩文资讯网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最初是从杜牧、苏轼、白居易等人的诗词里认识荔枝的,香山居士说荔枝“壳如红缯,膜如紫绡,瓤肉莹白如冰雪,浆液甘酸如醴酪。”描摹生动闻者垂涎,其实文学世界里的许多珍奇宝物只让人充满想象,一窥真容时又觉得不过尔尔。但荔枝若从文字里蹦到舌尖上,顿觉大文豪也没写出其中滋味之一二,这古时流放之地的岭南佳果,绝不虚了千年传唱的名声。

  其实荔枝品种繁多,有名字沾光的妃子笑,有身世传奇的挂绿,有老广最爱的桂味与糯米糍,至于行销各省的多数只是槐枝,色香味均属次品,加上白糖罂、白蜡、黑叶等等总有六七十种。从“三月红”开始,广州便处处可见荔枝:“一弯江水绿,两岸荔枝红”,到了六月,“荔枝熟,摘满屋,屋满红”,鲜红诱人的荔枝一把把、一筐筐出现在街头巷尾,出现在每家人的冰箱里、茶几上、餐桌上,可谓满城荔枝红。然最诱人的应是枝头荔枝,荔枝园里随摘随吃的才是真正荔枝滋味,莫说运到外地,走出园子怕是都失了那份新鲜。

  记得当年高考复习最后一日,我突然觉得压力太大所有历史知识都从脑子里溜走了,哥哥让吓傻了的我放下书本,带着我跑到荔枝园里摘荔枝吃荔枝玩了一下午,关于考试什么都不说,第二天历史科倒考出了黑马的成绩。从那时起更认定了荔枝定是世间难得的好东西!

  世人皆知“一骑红尘妃子笑”,吃荔枝,就要一份新鲜,否则只能吃荔枝干了。母亲说她小时候,江南一带富庶人家一年中总有荔枝干吃,旁人看了那荔枝干的壳与核就知道这家人生活好又讲究。

  即使是冷链物流发达的今天,荔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外,色香味尽去矣。”运到外地总归受影响,若真要知道新鲜荔枝的滋味,还得不辞长作岭南人才行。

  今年吃荔枝,从茂名姐姐寄来的白糖罂开始,甜到了心里。我也给外地亲友寄了荔枝,只是外地的朋友还得知道,广州人说“一啖荔枝三把火”,若吃多了荔枝,切记喝点淡盐水,否则贪恋其中香甜,分分钟吃到咽喉肿痛流鼻血哦!

倩文资讯网